中新網10月31日電 據西班牙《歐華報》報道,一名從加泰羅尼亞北部前來巴塞羅那進貨的華人貨主周先生(化名),在駕車行駛的過程中不慎發生擦碰,導致自己車子尾燈破碎。在到達Badalona倉庫區之後,為了避免警方檢查,周先生將自己的車子委托給一家西班牙修車鋪進行修理。
  然而,讓周先生意想不到的是:修車鋪將其尾燈修理完善之後,又私自將其麵包車尾門重新上漆、打蠟,導致其修理費用高達1100歐元之多……
  據瞭解,在加泰羅尼亞北部某小鎮以經營百元店為為生的周先生,每逢周六都會駕駛自己的麵包車前往巴塞羅那Badalona倉庫區進貨。
  本月12日中午,周先生嚮往常一樣駕駛自己的麵包車前來巴塞進貨,在中午某快餐店停車吃飯時,周先生由於倒車不慎,將車位撞在快餐店的護欄上,導致自己的車位尾燈破碎。
  據周先生告訴記者:“大概下午兩點多鐘,我駕車路過一家快餐店,準備停車吃飯的時候,由於倒車過度,車子尾部一下子撞在路邊護欄上,尾燈碎掉一個。當時我就想趕緊開到批發區的時候,自己進貨過程中順便修一下車,以免在回來的路上給警察查到解釋不清,所以在吃完午飯之後,我就緊趕慢趕,趕到批發區附近的一家西班牙修車鋪,將自己車子的情況告訴店主,希望他能夠給我修理一下車子尾燈。”
  在到達修車鋪之後,周先生和店主說明瞭自己的要求,並希望店主能夠及時修好以儘快進貨完畢之後返程。在與店主的溝通過程中,店主查看了周先生運貨的奔馳車,並建議周先生在修理的尾燈的同時能夠將尾燈附近的油漆重新粉刷以保證車輛的美觀,並保證不耽誤周先生的進貨時間,當天即可拿車。
  急著前去進貨的周先生並沒有仔細考慮就答應了對方要求,卻沒想到給對方鑽了空子,引起了之後的爭執。據周先生告訴記者:“當時他就是這麼說的,而且也沒核算好價錢,我為了急著趕去進貨,就完全交給他處理,要他儘快把車子修好。本來我以為這樣修理一下充其量最多四五百歐元,但沒想到到了傍晚我來拿車準備運貨的時候,他給我開出了1100歐元的天價。”
  傍晚六點多鐘,周先生前往修車鋪取車,在與店主核算價格時,店主開出的1100歐元修理費用讓周先生吃驚不已,趕緊詢問為何修理費用為何如此之貴。店主告訴周先生:自己按照他的要求,不僅修理了車尾尾燈,還將周先生車輛後門重新進行了整修和上漆。
  周先生氣憤地告訴記者:“開始店主只是說將尾燈附近重新上漆,我答應了,沒想到最後拿車的時候,店主將我整個車子尾門全部重新上漆,而且凸凹的部分也重新打磨過,整個跟新車一樣,我當時說我並未要求店主這樣做,但店主卻一再申明是我答應讓他這麼修理的,所以需要1100歐元費用。”
  周先生再三解釋自己並未讓店主這樣修理車子,拒絕付款;而店主一面狡辯就是周先生答應讓自己這樣修理,一面強調自己專門從別處調來周先生奔馳麵包車的專用油漆,才造成如此之高的修理費用,堅持要周先生付款……矛盾雙方堅持己見發生爭執,店主一怒之下認為周先生賴賬撥打了報警電話。
  據周先生告訴記者:“我就不情願付這個冤枉錢,店主拉著不讓我離開,我們倆爭執不下,他就報警喊來警察。大概十分鐘左右,兩名警察來到現場,查看了我的居留,問我來巴塞來乾什麼,然後分別詢問了我和店主情況,當時我再三強調我只是尾燈壞了,也只是讓店主修理尾燈部分,最多給尾燈附近油漆重新上漆一下,並未叫店主給整個車子尾門進行整修,警察一邊聽一邊記錄。”
  然而,雖然周先生再三解釋,但在警察記錄完畢之後,警察卻突然轉變態度,偏向店主一方,要求周先生支付1100歐元的修車費用。周先生氣憤地告訴記者:“開始的時候警察態度還挺好,半個小時之後不知道店主說了什麼,警察態度一下嚴肅起來,堅持要求我支付1100歐元,當時我一再強調我沒要求店主修理車子尾部,但警察卻絲毫不理我訴說的理由,一定要我支付1100歐元,否則就要將我帶回警局處理。”
  無奈之下,為了能夠儘快運貨返程並解決矛盾,氣憤不已的周先生只能無奈地從貨款中支出部分資金,支付了這筆高額的修車費用,但整個經歷卻讓周先生感到氣憤不已,甚至認為自己遭到了歧視。(徐凱)  (原標題:旅西華商修車遭遇訛詐 警察裁定不公引氣憤)
創作者介紹

私立采悅產後護理之家

ct07cthpw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