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 在有些人看來,執意送副羽毛球拍給他們的徐女士,也許有那麼點執著,甚至有一點背,不過徐女士卻不那麼想。
  她昨天給本報熱線打來電話,請我們幫個忙:“這羽毛球拍是我的一點心意,我無論如何都要送給那對夫妻。”
  事情得從今年過年前說起,那天夜裡,家住景芳的徐女士,帶著11歲的女兒趕到省兒保看病。
  “千千病了好幾天了,那天到社區醫院看病,竟然燒到40多度!醫生讓我趕緊去兒保,我家也沒回就帶著女兒直奔醫院了!”
  等到了醫院看完病,已是晚上九點多,千千得掛鹽水。可徐女士身上只帶了兩百多塊錢,手機也忘了帶出門。
  錢不夠,女兒就掛不了鹽水,這可急壞了她:“女兒直喊難受,我只好借手機給老公打電話,他當時在城北,一時半兒沒法送錢過來。”
  “就在這時,旁邊一對正在帶孩子看病的夫妻,二話沒說塞給我20元錢,讓我不要著急,快點把錢付了好給孩子掛鹽水。”
  情況緊急,徐女士連聲道謝,收下了20元錢,並問對方要了電話號碼,“掛鹽水的時候,他們擔心我女兒餓著,還送了一些吃的給我們。我本想等老公過來當場把錢還給他們,可等他們離開了,我老公還沒到。”
  後來,徐女士心裡一直惦記著這件事,希望有機會能再向對方說聲謝謝,並把錢還給對方。
  “我給他發了短信,還打過電話。一說起錢的事情,他總說這是小事不要在意,錢也不用還了!”
  對方不肯收錢,徐女士又想了個主意。她專程買了一副羽毛球拍,希望可以作為一份小禮物送給對方的孩子。
  “我見過他們兒子,跟我女兒一般大,這禮物也許他會喜歡的。”可對方也像是看出了徐女士的心思,就是不肯把地址告訴她。
  這一來二去,徐女士家裡有急事,這事兒也就耽擱下來了。儘管事情已經過去許久,但徐女士一直放在心上,於是給我們打來了電話。
  記者聯繫上了幫助徐女士的好心人,他姓蘆,家住蕭山。“這麼點小事,根本不用放在心上的,任誰遇到了都會幫忙的!”倒是徐女士這麼客氣,讓蘆先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本報記者 裘晟佳
  (原標題:我為什麼執意要送他們一副球拍)
創作者介紹

私立采悅產後護理之家

ct07cthpw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